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十七章 吃脑袋,嘎嘣脆
    阴云笼月,夜凉如水。

    葬天森中的雾瘴愈发浓厚,被阴冷的寒风一动,打着旋,幻化出各种奇异鬼神之像。

    一处废弃的巨大兽洞,火光炽烈,与洞外诡异的阴寒夜色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洞内,星木山与苍狼帮分阵营散落两端,众人近半都受了伤,每个人忧色重重,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与惧意。

    距离进入葬天森,已经过去三日,除了第一天遇到邪魔,其余几日,连邪魔的影子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人员却一直都在死伤。

    葬天森的毒虫和异兽实在过于可怕,而且强大的门派在北部深处探索,导致大量原本生活在森林深处的强大异兽逃逸到了边缘地带。

    这些异兽实力强大,远非他们能够应对,即使有玄月派长老陈槐坐镇,依然无用。

    陈槐盘坐在洞口,背对着众人,他面色惨白,受了些许内伤,虽然不重,但灵力却消耗严重,接连的厮杀早就令他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苏靖看着洞口方向,目光幽幽,对旁侧二长老到道:“我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,这次邪魔突然大量走出葬天深渊,肯定另有玄机!”

    二长老叹道:“近几日,大量高阶异兽逃离森林深处,北边又不断传出恐怖的能量波动,想来战况激烈,我们仅是在边缘地带,人员便折损了近三分之一,不敢想象,靠近葬天深渊的地方,会死多少人!”

    苏靖想起关于葬天深渊的传说,不由得打个冷颤。

    洞口处,陈槐从静修状态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苏靖走上前,在他旁侧坐下,问道:“陈长老,我见你这几日接到不少信鸽传书,却不知北边的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陈槐深深看了苏靖一眼,并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苏靖苦笑道:“如今人心不稳,我这做山主的,应该知道内情,陈长老放心,我们星木山绝不会擅自逃离。”

    陈槐沉吟片刻,声音沙哑道:“情况十分不妙,葬天深渊走出的邪魔,实力越来越强大,我们死伤严重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陈槐停顿一下,眼眸紧缩,声音有几分颤抖:“大量修士开始莫名其妙的失踪,他们有一些共同特点:年轻,天资出众,修为不超过灵台,如那……虎公子,也于今日午时失踪了!”

    苏靖目光骇然,猛然抓住陈槐手臂,低声道:“那……我妹妹她?”

    苏靖看着陈槐,心底紧张极了,唯恐听到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被残月老祖送回玄月派,很安全。”陈槐轻声道。

    苏靖长舒口气,“这就好,这就好!”

    赵伊虽不是苏靖真的妹妹,但苏靖却在她身上,感受到了不曾体会过的亲情,苏靖希望她平安,好好地生活下去,永远不要遭受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“这次围剿邪魔的行动,怕是要失败了,没几日,估计就要撤离!”陈槐悠悠长叹,随即道:“赵山主,具体情况大致便是这样,还望你守口如**,莫要做那背信弃义之事!等此番事了,我玄月派会补偿你们损失的。”

    苏靖道:“陈长老大可放心,我会约束门下弟子,竭力配合陈长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你这个朋友,我陈槐交了。”陈槐目光少了几分凌厉。

    苏靖笑着拱拱手,返回星木山聚集区,为几位熟睡的弟子重新盖上掉落的衣衫,瞥一眼正在静坐的三长老,想到陈槐所言虎公子失踪的消息,内心不禁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这老头儿虽说讨厌,但为了星木山兢兢业业,心眼其实不坏,就是这命运也太悲惨了些。

    儿子死得不明不白,如今,被寄予厚望的侄儿又莫名其妙失踪了,估计也难幸免……凄凉啊!

    “算了,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这个噩耗了。”

    苏靖无奈摇头,收回思绪,又想到剿魔失败,很快就要撤离,心中一阵烦躁,自己好不容易才走出星木山,当下时局混乱,正是脱身的大好时机,岂能白白浪费?

    本来苏靖已经想好脱身之策,即借助邪魔或异兽之手,‘山主赵枫’意外死亡,如此一来,便可金蝉脱壳,从此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

    哪想到,唯一遇到的邪魔实力太弱,而遇到的异兽要么太弱,根本不足以伤害到他,要么便是过强,连陈槐都不是对手,苏靖可不敢以身犯险,搞不好还没得到自由,便成了异兽粪便。

    “愁啊!”苏靖掬一把辛酸泪,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陈槐突然一声怒喝,一跃而起,本命长剑,从神府飞出,剑气暴涨三尺,一步踏出,守住了洞口。

    这一声呼喊十分尖锐刺耳,又蕴含了灵力,如一记重锤将寂静打碎,休息的众人陡然惊醒,齐齐看向洞口。

    只见从外界黑暗中,走出一尊气焰滔天的邪魔,身高一丈,周身黑雾凝实,如同一幅墨染盔甲。

    他狰狞的面孔上,那双莹白眼珠已经出现了黑点。

    这黑点便是眼眸!这也意味着,这尊邪魔已经产生灵智,晋升为魔将!

    “食物!”

    魔将口吐人言,声音低沉生硬,好似嘴中含了一块大石头,他嘴角流着黄绿色的口水,长满倒刺的舌头伸出,如手腕粗细的邪恶毒蛇。

    “是魔将!完了,我们都要死!”

    “啊!我可不想成为邪魔的食物,我想留个全尸!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!”

    山洞内,苍狼帮弟子出现骚动,三名弟子被骇破了胆,惊恐尖叫,抱头就向洞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混账,给老子回来!”梁辉从震惊中醒转过来,见手下弟子脱逃,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三名苍狼帮弟子跑出洞口,陈槐并未理会,只是死死地盯着那魔将。

    三人一出洞口,便分散逃离。

    魔将一脚在身下踩出半米深坑,身形暴起,连着三个起跃,便将三人擒拿。

    魔将长满倒刺的长舌一卷,一颗头颅便塞入长满尖牙的巨口中,咀嚼几下,嘴角流淌混杂了脑浆、血液、口水的粘液。

    魔将将失去头颅的尸体随手丢在一旁,又接连吞下剩余两人的脑袋,目光重新看向洞内,贪婪道:“食物!”

    山洞内,众人心如死灰,不过有那三人的前车之鉴,再无人擅自逃离。

    苏靖目露精光,脱身的机会……来了!

    “所有人来我这里集合!不要分散!”

    在这绝望死寂的气氛中,苏靖带着自信的一声高喝,就像是黑暗中的亮光。

    不论星木山还是苍狼帮的弟子,都开始向苏靖那里汇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