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七话 刘眺篇(五)
    男人用力抵抗,死咬着牙,脸因为使劲而憋得通红,还有两个人也从身后过来,刘毅江使出浑身解数,嘶吼着将他推了下去,男人惨叫,他的背被碎裂的玻璃片划了很深的口,还摔了下去,刘毅江徒手捡起几片锋利的玻璃朝两人不要命了的搏斗,都已经杀人了,而且这些是组织的人,组织不敢把这件事闹大,所以会掩盖下去,他们那么谨慎,这次失败,短期内不会再做第二次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刘眺双膝弯曲,每一步都在发颤,李弦趴在他背上,半阖着眼帘,身上的兰香浓郁,香包裂了口,香草洒落一地:“阿眺,等我醒来,我们一起去看海。”

    刘眺紧咬牙关,目光坚韧,喉咙滚了好几下,从胸腔发出低沉的声音:“嗯。”

    扑在刘眺后颈的呼吸越来越浅,抱着刘眺的双手逐渐松离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冷不热晴朗清风,安恬的快要睡着,阿眺,我睡一会儿可以吗。”李弦如同快要陷入睡梦中,呓语般呢喃。

    刘眺无可抑制的悲伤从嘴角溢出,止不住的呜咽。

    没有保护好她,救不了她,悔恨重重。

    “好吗?”李弦闭着眼微笑,只有他答应了,她才能安心的休息。

    像峡谷两涧拂来的一缕宁静的风,轻悠温柔。

    刘眺眼睛通红,随着那一字‘好’,身上的重量似乎增了,压得他几乎要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坚毅的站立,一步一顿,脚底很稳的向前走。

    不曾放开李弦。

    似乎如释重负了,堵塞沉闷的筋脉被打通一般,他的脚步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背着李弦不知道要跑去哪儿,他的眼神逐渐黯淡,到空洞,跑到花园里,这儿有很多漂亮的花,娇艳多姿,李弦回家时会特意走这条路。

    刘眺的双腿后知后觉的开始抽筋,酸痛到他再也站不住,却还是缓缓的跪在有小腿高的草丛里。

    一手托着李弦的腿,轻微的斜着身体,李弦的身体从他的背上滑下,就像最重要的东西从他的心里流失,看不到,抓不住。

    他脱下自己的外衣铺在草丛上,把李弦平放,像没事人似的轻声平静说:“男孩也好,女孩也好,我喜欢你,仅此而已,为什么那些人要这样对待你,只是十三岁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想折断花枝放在李弦身上,在要折下的瞬间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弦儿喜欢的,就是你们的娇俏绚丽,毫不掩饰的将最娇媚的一面展示出来。”他蹲了下来,将地上的花瓣一片一片的放在手心里,看着李弦没有痛苦,嘴角勾着一抹很浅很宁静的弧度,胸前起伏的弧度很小,但只要她还有气息,他就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将花放在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我会等着你醒来。”

    背后传来踩在草丛上的声音,刘眺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弦儿救了你,你不会有命活着。”

    刘毅江眼里划过惘然,冷硬道:“她要不救我,你们根本逃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刘眺淡淡的和他谈条件:“弦儿和你都被注射了药剂,她的量太多,而你只有一半,我不知道组织是做什么的,但这种药剂对人体不会是好处,你虽然被注射的少,可副作用迟早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不想吵到李弦。

    刘毅江皱眉,没错,这就是他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绝对会让她醒过来,不论付出什么代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