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四十八章 小鱼
    晚宴好不容易结束了,荣嫣累的都要睡着了,和千玉道了别,坐上了回家的马车。

    等到别亦苑的时候,荣嫣困的睁不开眼,在桐花和小柳的帮助下才算是洗漱睡觉,这一觉就是大天亮。

    没了荣老太太和赵雅芙,荣嫣的日子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刚吃了早饭,冯如云屋里就来人喊了,还很急切的样子,荣嫣收拾了一下跟着过去。

    屋里张梦锦也再,一脸愁容,看到荣嫣忍不住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嫂这是怎么了?”荣嫣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惹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荣嫣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这时冯如云也从屋里出来了,见到荣嫣也不笑了,冷着脸说道:“你没事出什么风头,你什么身份不知道吗,还非要出风头。”

    荣嫣一头雾水,看着冯如云生气的样子,说道:“大伯母告诉荣嫣犯了什么错?若是真的是我的错,我一定认罚。”

    见荣嫣是真的不知道,也一脸坦然,冯如云长叹一声,放缓了语气,“今天一早你大伯回来说,左相的小女儿左半真被大皇子看上了,说是昨日从定国公府流传出了一幅画,那幅画倾国倾城一下子迷住了大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画不是被收起来了,怎么传出去了?”荣嫣皱眉。

    张梦锦解释道:“不是你画的那个,昨日见过的人里有人临摹了出来,和你画的八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荣嫣一听,笑了,她找个凳子坐下来,“大伯母是害怕什么?既然流传出去的不是我画的,那和我有什么关系。再说了,我也只是作画,左姐姐美貌被大皇子看上,不正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嘴硬,你这画比那左半真美了不是一星半点的,左相看了都差点没认出来,大皇子不相信非要娶,可只给个侧妃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左相会愿意?”实际上荣嫣是想问左半真会愿意吗?一个侧妃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不愿意,本来说是要娶,左相还有些高兴,一听是侧妃就不乐意了,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下来。”冯如云把从荣文章那里听的话告诉荣嫣,这本就是想说给荣嫣的,可荣文章毕竟是大伯不好说这些话,“虽说答应了,可那幅画太假了,现在都知道那幅画的原版是你画的,就怕到时候大皇子见了真人恼怒起来,我们荣家就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荣嫣半点也不担心,说道:“那本就是女子的玩乐,传了出去定是不能算到我头上,再说了,在我眼里左姐姐就是如此的美貌,我有错吗?”

    荣嫣一脸无辜,看的冯如云和张梦锦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也罢,冯如云说道:“大皇子迎娶的日子定在了年后,也没多少时间了,你这些日子可安分些。”

    荣嫣应下,“嫣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等走了出来,荣嫣才憋不住笑起来,小柳问道:“小姐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荣嫣眯着眼说道:“想到了好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仅仅一幅画就让大皇子如此着急的迎娶,左相竟然也能答应,这其中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荣嫣今日不打算出门,可回到别亦苑就有门房来报说是棠乐郡主相邀,荣嫣纳闷昨日和棠乐郡主并无交际。

    可还是需要出去看看,带着小柳到了门口,看到一个丫鬟等在那里,见到荣嫣上前恭敬的说道:“荣三小姐请坐马车随奴婢来,郡主已经在等着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荣嫣看了看马车,确实是定国公府的标记,也不疑有他就上了马车,一路上从窗帘缝隙看向外边,走过了闹市,又走了一段,到了相对偏僻安静的地方,停在一个院子门口。

    “荣三小姐,请下车吧。”丫鬟在马车外说道。

    小柳扶着荣嫣下了马车,看着朴素的农家小院,荣嫣诧异的问道:“棠乐郡主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进去就知道了。”丫鬟垂着眼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要不先回去吧。”小柳看着周围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既然棠乐郡主相邀哪有到了门口不见的道理。”荣嫣笑着说道,又看了一眼那个低眉顺眼的丫鬟,马车是定国公府的没错,可里面的人不一定是棠乐郡主,她很好奇是谁费了心思找她。

    “荣三小姐进去吧,这位妹妹就随我来吧。”那丫鬟见荣嫣从容的样子,就笑着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荣嫣轻轻点头,对小柳说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柳有些担忧,可荣嫣坚持进去她也只能同意,等她们推了门进去,小柳随着丫鬟去了门口的房间等候,荣嫣则顺着丫鬟的示意朝里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不大,留了一条小路,路的两侧种满了花草,都是很常见的,在冬日里也没有开放,显得萧瑟了一些,可到了春季就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荣嫣觉得有趣,这小院完全就是农家院的意思,大户人家的院子哪会用这些不起眼的花草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一段,就听到一些动物的声音,这声音对荣嫣来说很熟悉,毕竟她小时候也是养过兔子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兔子。”荣嫣自言自语了一句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加快了脚步。远远的看到笼子里养着四只半大的兔子,笼子做的保暖,在冬天这些兔子也吃的肥嘟嘟的。

    荣嫣站在笼子前歪头看着,嘴角带着笑,然后伸手拿了旁边的菜叶子喂给兔子们。

    喂着喂着忘了时间,身后突然有人说了一句,“你喜欢兔子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荣嫣下意识的回答了,才惊觉有人,一扭头就撞到一个怀里,硬邦邦的胸膛撞的她额头都红了。

    荣嫣捂着额头惊呼一声,往后退去,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她的胳膊帮她站稳了身子,“别再撞到笼子上。”

    荣嫣抬头想看一下是谁,就觉得额头一凉,一根指尖轻轻的碰了上来,“红了,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。”这次荣嫣没有任由他摸着,飞快的挪动脚步逃出他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,难得的穿了靛青色的长袍,领口和袖口用银丝绣了流云纹滚边,腰间是同色的宽腰带,缀着一块儿镶金白玉,头发用简单的一条蓝色发带束起,随意又洒脱。

    若不是脸上还带着半面黑色的铁面具,荣嫣都以为是京城中哪家的贵公子了,这身打扮可是荣嫣第一次见。以往见到的时候可都是偏暗色系的衣服,款式简单,可穿起来依旧让人觉得威武霸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荣嫣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余侑此时也很紧张,临出门的时候易鑫非要他换成这样的衣服,还说京城里大家都是这样穿的,而且姑娘小姐都喜欢这样的打扮,更风流倜傥。

    可看到荣嫣的眼神,余侑不确定这样的打扮真的好看吗?

    为了不让荣嫣说出评价这个衣服的话,余侑赶紧指着笼里的兔子说道:“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个是大鱼,这个是二鱼,这个是三鱼。”

    余侑说一个指一个,还一边偷偷观察着荣嫣的表情,荣嫣听到这样的名字时心里突然有些紧张,跳的很慌乱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盯着余侑的手指,看到余侑指着最后一只说道:“这个叫小鱼。”

    “小鱼。”荣嫣脑子里嗡的一声炸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源儿想叫它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就叫小鱼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源儿,明明是小兔子,你起名叫小鱼,太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好笑呢,就要叫小鱼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就叫小鱼,源儿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叫小鱼?”荣嫣觉得嘴里干涩,明明很想问的,可心里害怕的不敢问,害怕这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余侑看着荣嫣越来越紧张的表情,她能感觉到她的颤抖,他想伸手抱着她,可有害怕吓到她,“因为有一个小姑娘特别喜欢,她总是有稀奇古怪的想法,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我给弄丢了,我一直在找她,现在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找到她了?”

    “余侑…”荣嫣低着头,伸手捂住了脸,泪水顺着她的指缝留下来,滴落在地上,也落在余侑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余侑的声音也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余侑。”荣嫣听到余侑的回答,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,“臭余侑,笨蛋余侑,我以为你死了,我以为我再也没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哭泣不止的荣嫣,余侑再也忍不住,一把抱住了她,他将她死死的搂在怀里,听着她呜咽的哭泣着,泪水也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是我弄丢了你。”

    荣嫣抓着余侑两侧的衣服,抓的关节处都泛白了,她使劲的哭着,嚎啕着,只觉得要将这些年没有落下的泪和所受的委屈一股脑的全部哭出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一双手温柔的一下一下的拍着自己的背,将自己的情绪一点一点的安抚下来,荣嫣在这一刻才觉得安心,这些年努力让自己聪明的活着,现在觉得终于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嫣儿别哭了,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了,我发誓。”余侑一脸认真的起誓。

    荣嫣止住泪,突然觉得有一些害羞,她微红着脸推开余侑,心里“砰砰砰”的跳着。小时候也经常扑在余侑的怀里,为什么现在会觉得脸上发烫呢?而且觉得不敢直视余侑的眼睛,心跳的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荣嫣突然的害羞让余侑也红了脸,他想到刚才抱着那小小的身子,觉得幸福离自己很近很近。

    气氛微妙起来,俩人都红着脸你偷看我一眼,我偷看你一眼,哪还有一点在人前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这样下去荣嫣觉得自己的脸红的都要爆炸了,她轻轻咳嗽了一声,余侑不好意思的收回他那火热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叫我嫣儿?”荣嫣嘟嘴问道,不自觉就开始撒娇。

    “啊?”余侑紧张起来,不知所措的说道:“你现在叫荣嫣,我以为叫你嫣儿会好一点,你不喜欢吗?那我还叫你源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都好。”荣嫣眼睛胡乱看着,“你叫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到底叫你什么?”余侑咧着嘴傻笑着看着荣嫣。

    “笨死了,我不理你了。”荣嫣被余侑的傻劲气到,之前怎么还会觉得他高冷呢,完全是瞎了眼。

    看着荣嫣一跺脚走了,余侑在身后屁颠屁颠的跟着,“好源儿,别生气了,不对,好嫣儿,你别气,是我太笨了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