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夺宫
    “诸位将士!太后为证,先皇已然将太子之位传于奕王龙亦正,有密诏在此!”刘旭卯足力气,举起密诏,大声喊道,“当今社稷垂危,龙亦勤弑君夺位,擅杀大臣,涂炭生灵,其心险恶,其罪难赦!各位皆是我天晟忠贞之士,即刻随奕王杀入皇城,还我社稷!”

    数十万将士听到这里,早已热血沸腾,群情激昂,震耳欲聋的声音齐声道:“谨遵圣谕,赴汤蹈火,卫我朝纲!”

    寅时正刻,杀机四伏的天晟皇城,迎来了旭日初升的黎明,在激昂壮烈的喊杀声中,黑压压不计其数的精兵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而至,皇城九门不刻便被攻陷,蔡勉带着数十万人马将整个皇宫围得水泄不通,不可能留任何漏网之鱼,刘旭则带着数万将士杀进了皇宫,血腥味瞬间弥漫在早晨的空气中。

    轰轰隆隆的脚步声和铠甲运动的摩擦声,响彻整个皇宫,龙亦正一身重重的铠甲戎装,坚毅的脸庞丝毫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,他被万余精兵护在方阵中央,身侧的数千余精兵呈方形,个个目光机警,手握高大厚重的盾牌,随时注意着可能会从城墙上方射下来的箭,最前方的精兵们已然迎上了殊死抵抗者,血雾弥漫,青石地面立刻被鲜血染红……

    龙亦勤明黄的龙袍内贴身穿着进贡的金丝软甲,他站在皇宫城墙高处,以居高临下之势看着下方,此刻他不后悔,只怪天不助他,父皇偏心,又病得太急,给了自己千载难逢的机会,却没有给自己足够准备的时间!待龙亦正的精兵近了,他一个挥手示意,城墙上万箭齐发“嗖嗖”地射了下去。

    精兵们立刻举起厚重的盾牌,一阵受袭后,倒下了些许人,待箭雨暂停下来,阵内遁甲错落排开,弓箭兵立刻站出来,个个双目圆睁表情坚毅,猛然拉弓“嗖嗖”朝城上一阵精确反击。

    文悠然双臂被绑在身后,两名侍卫将她推到城墙上方,魏冰钰令兵勇大声喊道:“奕王若肯单独谈判,放奕王侧妃不死!”

    龙亦正已然已然听见了,他面无表情,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。

    数千发弓箭依旧朝城墙上方射上来,魏冰钰已然早也知道此招无用,此刻她只想杀了文悠然以泄心中之愤,她一个示意,两名力大无比的侍卫立刻将白绫绞在文悠然脖子上,他们咬紧牙,两头使力狠绞着那纤细的脖子。

    文悠然毫无反抗之力,片刻便不能呼吸,脸色渐渐由红变成了紫色,双目受到严重的挤压,仿若要被挤出眼眶一般苦楚,她看着城墙下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,那个放任了她生死,而她在此刻都还想保护的男人。

    弓箭停下来后,整个方阵开始继续向前移动,龙亦正决然地大步走向厮杀的阵前,丝毫没有怜悯的意思,他心头一紧,终是没有控制住,昂首,双眸仅向上撇了一眼后,狠下心,目光迅速落入了前方。

    文悠然一直看着城下的他,自然察觉到了那一抹快速而过的眼神,心仿佛被瞬间撕裂,碎成数份,痛得鲜血直流,泪水涔涔而下。

    “文悠然,你也有今天,这就是你男人对你的爱?”魏冰钰说着,哈哈大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着那疯狂的笑声,文悠然布满血丝的凤目,看了一眼那个疯狂的人,她实在理解不了,此番大家都是受害者,这笑何其悲哀,脖子似乎快被勒断了般,她忍着剧痛,只能感觉到自己的骨骼发出‘咯咯’的声音,眼睛一黑,身体软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侍卫见她似乎死了,这才松开手中的白绫。

    龙亦勤良心未泯,看着倒下的文悠然,胸膛一阵难受满腔内疚,大步上前,慌乱将那白绫解开,心疼地抱住柔软得没了生机的她,见她似乎没了气息,闭上眼睛,内心苦苦挣扎着,片刻后将她放回地上,起身,狠狠地一巴掌重重扇在魏冰钰脸上,冷冷吼道:“这下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魏冰钰满脸泪水,顾不得脸上灼烧般的疼痛,见他怜惜文悠然的表情,心早被伤得死去活来,继续疯癫地笑着道:“她就该死!自己男人不爱,却令我的男人惦记着!”

    龙亦勤忍无可忍,怒吼道:“与其说是要挟龙亦正,不如说是报你自己的私仇!”

    “是!终是我与你生死与共的,她算什么东西?”魏冰钰突然停止了笑容,走过去抱在龙亦勤的手臂,恳求道,“最后说一句你爱我,就一句!”

    “朕对你的爱早就耗尽,也忍耐了够久,你就是个十足的妒妇!”龙亦勤恼羞成怒,终是任性了一回,冷冷地又扇了她一个又重又狠的巴掌,绝情地一把将她推到地上,转身大步决然离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魏冰钰痛不欲生,流着泪,笑得更加疯癫,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终是一场空,什么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成千上万具尸体被兵勇们抬着一车车运出了皇宫,鲜红的血水流淌着,数百名宫人和太监们一齐,用水将满地的血迹一遍一遍冲刷干净。似乎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,猛然下了一场大雨,将整个盛京猛烈清洗着,随着阳光再次出现在天空,仿佛,先前发生这里残忍的一切,渐渐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魏冰钰泪如雨下,被绑着和两个孩儿一起,由禁军带到龙亦勤面前,龙亦勤也被控制着,尽管他想反抗似乎也无能为力,太监们毫不怜惜,当着龙亦勤的面,直接将鸩酒强灌到了魏冰钰和两个孩儿的嘴里。魏冰钰抖着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儿,双目充满恐惧,内心悲恸欲绝,浑身颤抖如同抖筛糠,看着两个孩儿痛苦着哭闹不已,她紧紧闭上了眼睛,片刻后,身体一阵巨大的苦楚,口鼻,眼眶流出了鲜血……

    龙亦勤悲不自胜,心理承受能力也到了极限,双拳握紧,用力闭紧眼睛,此刻他不后悔先前的所作所为,只后悔没有对魏冰钰说出那句,她最终期待的话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