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329 红白分明
    很快的,余白亦穿着这件白色长裙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容和季淮的目光都看向她。

    香香同样的看着她,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余白亦径直的走到了香香的面前,两人面对面。

    一白一红。

    颜色分明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余白亦紧盯香香。

    脑海里尽是过往那十几年来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想当初,她和师妹,也是这样,穿着同样的不同颜色的衣服,一起练功,一起玩闹。

    就连那日生死决斗之时,她们穿的也是一样的衣服,只不过颜色一红一白罢了。

    余白亦感慨万千,眼眸忽然有了些湿润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有那样一件事呢?

    如果没有,她和师妹,还是会安然和谐的生活在大山中吧。

    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的际遇了。

    而香香呢。

    在余白亦走到她面前的那一刻,她心头巨震,脑海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爆炸开来,偏偏又想不起什么。

    她好苦恼,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去回想,然后除了头疼的厉害,她什么都想不起来,

    她唯一能记起来的,就是最近做的那个梦。

    在那个梦里,她就是穿着一身红衣,而站在对面的余白亦就是穿了一身白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梦境忽然与现实重合。

    香香搞不明白,撑着头,不由自主的痛苦的叫了一声,“啊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季淮扶着香香坐到一旁的沙发凳上休息。

    香香的脸色苍白,手撑着头,很是痛苦不堪的样子。

    季淮见了,无比的心疼。

    他搂紧了香香,手指在她额头上轻柔的按摩。这是某位名医教他的,说是这样做,可以缓解病人的痛楚,舒缓情绪,很有效果。

    他一边按摩,一边轻声的问,“香香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突然头疼的厉害?”

    香香这会儿已经和缓了许多,头没有那么疼痛,她对季淮说,“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,可是我一想,头就疼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阿淮,你说这是不是跟我失去的记忆有关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一刻,我好像想到了一些事情,但是我又记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阿淮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香香,语气很是急切,也很彷徨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失去记忆的人,连自己的过往都不清楚,无根无萍的,她很没有安全感的。

    若是她能记起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,刚才有一点点感觉,偏偏头又痛的厉害,让她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香香,季淮除了心疼真的没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他倾尽全力的安慰安抚她,“想不起来就别想了,你别让自己这么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说不定并不怎么好,忘了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香香,你现在有我,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,不离不弃。”

    “阿淮。”

    香香动情的叫着季淮的名字。

    季淮将她拥在怀抱里,想给予她力量。

    余白亦看着这一幕,她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她依然穿着那身白色的裙子,看着痛苦万分的香香,心里忽然有些迷茫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?

    本来,看着师妹这么痛苦,她该高兴才对,偏偏现在她一点兴奋的心思都没有,反而发了愣,一时之间,有些忘了自己的恨。

    江容就站在余白亦的旁边。

    他看着余白亦,觉得此刻的她心事重重,表情茫然,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,但他明白,这一切肯定和她的那些往事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,她和她师父之间的恩怨,又和香香扯上了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不懂,不明白。

    旁边的导购倒是体贴。

    她见香香脸色不霁,立马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季淮,让他帮忙喂下,顺便还问,“要不要帮你们叫救护车,这位小姐看起来很是虚弱。”

    不等季淮说话,香香就先开口了,“不用,我只是一时头疼,休息一下就好了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导购笑了笑,不再坚持,随后便退开了,不打扰香香和季淮夫妻俩。

    季淮问,“真不用去医院看看吗,你可别强撑着,万一不好,这会吓坏我的。”

    香香勉强笑了笑,说道,“真的不用去医院,我的身体我清楚,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阿淮,你别担心,身子不舒服我会去看医生的,我才不会强撑,那样反而让你更加操心。”

    季淮亲亲她的脸颊,笑了笑,接受了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这时,余白亦叫来导购,对她说,“不好意思,这件衣服我不要了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导购礼貌微笑,“没关系,您太客气了。请问有没有看中别的款式呢,都可以试穿的?”

    余白亦摇头。

    这会儿江容却是搂住了她的腰,说道,“这件白裙子你穿起来挺好看的,干嘛不买?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觉得你和香香有一件一样的衣服,这种感觉也挺不错,说明了你们的关系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这两件衣服我都要了,你一件,香香一件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不给余白亦说话的机会,就掏出了金卡让导购结账。

    这样的业绩主动上门,导购也不过是赚工资的打工仔,自然不会推三阻四,对着江容和余白亦微微鞠躬,便去刷卡结账了。

    余白亦此时已经反应了过来,但是并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算了,有一样的衣服就一样吧。

    反正,她现在也失忆了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若是去阻止阿容,说不定阿容又要问三道四的,她着实不想跟他说这些破事。

    幽幽叹了一口气,余白亦去换衣间换回了自己原先的衣服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刻钟的休息,香香早就没再去想那些零碎的记忆,脸色也逐渐的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看起来,她应该没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,担心她会吃不消,江容便主动说,“季淮,现在也不早了,我先送你们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还想请你们俩个一起吃顿饭的,看样子是不太行了,下次我们再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导购打包好的衣服递给了季淮。

    这包装里的是香香之前穿的那套,这套红裙还在香香身上呢,没有换下来。

    季淮接过,看到放在衣服上面的结账小票,说了一句,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还真是不好意思,下次我来请客,请你和小白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江容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,两位男士刚说好,香香反倒摇头了,她说,“我又没事,可以一起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四个难得一起玩一天,怎么能因为我就扫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淮,阿容,我身体没事,你看我现在好多了,可以和你们一起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充满了希冀,特别的希望江容别拒绝。

    “这,……”

    江容还真不好拒绝,去看季淮。

    季淮要是同意,他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季淮要是不同意,他更加没话说。

    季淮也是为难,他看香香,复问,“香香,你真没事,坚持的住?”

    香香毫不犹豫的点头。

    季淮没了办法,只好对江容说,“既然香香坚持,那就一起去吃晚饭吧。”

    他话一说完,香香就分外的高兴,连带着精神都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余白亦早就换好了衣服出来,就一直看着他们,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看着香香虚弱却强自支撑的样子,很想帮她渡一些真气,这样她会好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这是她最该恨的人之一,她就又不想为她渡真气。

    心里纠结的很,干脆什么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到时候,若香香真出了什么事,还有季淮扛着,跟她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一番思想争斗,他们再在这店里休息了片刻,便启程去了江容看好的一家高级饭店。

    现在时候不早了,已经六点多了,只不过夏天白天长,天色不暗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进去没多久,后边就又来了两个人,正是第一次约会的梁开和文心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