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22
    这一觉睡得慕橙腰酸背痛的。

    她一向嗜睡,如果没有闹钟叫她,她可以睡到10点!可是今天……

    慕橙揉了揉眼眸,打了声哈欠,伸出手看了看手表。她的眼睛忽然瞪大——

    她……创纪录了吧。现在5点诶。

    “你睡醒了?”和昨晚一模一样的声音传到了慕橙的耳朵里!没错,是陌以溪。

    陌以溪的眼眸里带着无法遮掩的倦意,看得慕橙呆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她愣愣的说:“你不会是守夜了一整晚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陌以溪淡淡的点了下头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慕橙的天啊,陌以溪真的是……太那个神马了吧。居然真的守了一整晚。

    看到慕橙呆呆的模样,陌以溪原以为慕橙会说一些话来慰问他,没想到,慕橙居然说出了一句能让陌以溪吐血的话。

    慕橙的嘴里缓缓吐出了几个字,脸上居然还是一脸的无辜,她说:“你有病吧。”果然是毒舌!

    “是啊!我有病!你有药吗?”陌以溪咬牙切齿的说,慕橙真的是好美良心啊。他好心好意为她守夜,换来了她的一句‘你有病吧。’他现在估计能吐出一升的血了。他现在分分钟想要切腹自尽!

    “不!”慕橙不惊也不恼的说,“我的意思是,你可以半夜叫我啊。”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,看在陌以溪对她的态度还算友好的份儿上,她也就帮一下陌以溪吧。

    (小琪:你确定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?)

    (小橙子:我忘了……gumeisai~~)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看在你是女生的份儿上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慕橙依旧很淡定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森林的早晨氤氲着雾气,水汽十分的重,慕橙打了一声喷嚏,这才发现,自己的身上盖了两件校服。由于样式是一样的,一开始她还没注意,现在发现了,陌以溪连他自己的外套也给她盖上了。

    外套上似乎残留着陌以溪的味道,瞬间把慕橙包裹。

    慕橙的小脸上突然一红,淡淡的,再加上这片雾,陌以溪没有发觉慕橙的变化,依旧闭着眼补眠。

    她拿起了外套,说:“陌以溪,谢谢你的外套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”陌以溪伸手去拿外套,他的脸上丝毫没有尴尬的样子。

    慕橙心里暗自咒骂他,一定要这么如无其事吗?

    (众人扔白菜:我们靠!陌以溪好心好意给你外套,你还骂他!太可恶了,我们的陌王子……)

    (小橙子:我也靠!其实我不冷啊!他给我外套干嘛,显得我矫情了、)

    慕橙和陌以溪两个人都是爱情方面的迟钝儿。

    陌以溪把他给慕橙披外套的行为归结为:他是社长,要关心社员。

    慕橙把陌以溪给她披外套的行为归结为:他是社长,要关心社员。

    【小琪汗颜⊙﹏⊙。】

    现在,慕橙的肚子真的好饿啊。她再也忍不住了,就从网球包里拿出了压缩饼干。

    “大家有福同享,饼干要吗?”慕橙把饼干递给陌以溪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了。”陌以溪毫不停顿的拿起了一片饼干,她都这么说了,如果他不拿的话,不就矫情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