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130第一百二十七章
    “要怎么做?”这件事绝没有第二条出路了。

    上头却忽然禁了声没了反应,门在一段时间后又被重新打了开来,有人!诺安闭上眼,平缓呼吸,好似昏睡一般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进,在床边停了下来,是一个人,是个熟人却是来者不善,诺安明显感到迎面而来的风刃,几次诺安甚至都感到了冷冽的刺痛,却始终没有刺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杀了你好像也挺没意思的,你说如果在你脸上画个花,再断个手筋脚筋,到时候看那些念着你的人还会不会围着你转!”就像一条冰冷的蛇,滑腻的划过皮肤,冷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诺安睁开眼睛就看见泛着银光的利刃,刀尖已在眼角划出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就总是死不了呢?”蓝翎呆呆的看着从诺安眼角流出的红血,像一滴血泪般划入际。“那个时候死了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动手就赶快动手,还躲在那里干什么!”面对明显不正常的蓝翎,诺安此刻感觉不是一般的不耐烦,还有顶上那个犹豫不决的人。

    终于顶上的人还是破屋而入,蓝翎这才回过神来与季晨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“战决。别搞不定一个小孩。”诺安扬声提醒季晨却不经一股血腥味涌上喉间,这个药不解就跟废人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别说的那么轻松,这小子好歹留着怜的血。”话刚说完,季晨就险险的躲过蓝翎的毒器,还不小心掉了一戳头,“真是跟怜一样任性。”季晨出手瞬间变幻莫测起来,诺安眯着眼看着季晨如梦如幻的身手,决定重新审视季晨。

    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季晨安置好昏睡的蓝翎转身望向诺安。

    诺安深吸一口气,慢慢呼出,似是暖流充盈着全身,内力充沛到溢满。

    看着诺安满意的表情,季晨忍不住提醒:“现在感觉越好过后的后果更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何妨?”诺安无所谓的转头对着季晨浅笑,“抓住现有的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季晨怔怔的看着诺安鲜有的笑容,末了无奈的摇摇头:“但愿最后的结果是我能控制的。给你的药要好好收着,怜就由你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我去吸引众人注意,你就看着办吧。”诺安收了笑,向身后的季晨挥了挥手算是短暂的告别。

    月日怜是个喜欢排场的人,在这场复仇的盛宴中,月日怜会选择在哪里诺安不用问就能猜得出。

    依旧是当初接见他的大殿,金碧辉煌,宏伟大气,今夜却不会如当时那么平静。大殿内四个大香炉分列四角,炉中青烟袅袅,从外观看与平日并无二异,其实却是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诺安躲在暗处,昔日宝座上换成了月日怜,大殿下全是熟人,苍木帝、澈、芹公主、向启轩、向启岫、容紫煌……还有聿景冥,冷眼飘过那些正在哭天抢地、骂骂咧咧、畏畏缩缩的,诺安的视线直视着整个大殿中最为突显的人。

    月日怜端着酒杯斜靠在龙椅上,懒懒的看着下面皇亲贵族、高官侯爵,昔日的华贵高傲丝毫不见踪影,剩下的只有人类最不堪的一面。招了招刚刚出现在殿上的季晨,季晨弯下腰凑近月日怜听他在耳边低语,听后季晨表情略有迟疑最终点了点头,站起身看向哭喊得最响的几个,眼神沉静而专注,诺安知道这是季晨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季晨只是微微的抬了抬手,方才还生机勃勃的生命就顿时没了生气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大殿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怎么这么安静了?”月日怜嘴角微翘,透漏出一股冷意:“有什么话就说,是不是太上皇?”

    月日怜的话锋直接转向了老皇帝,苍木帝靠着澈的力量才勉强站立在地上,听见月日怜的话整个身躯猛地一震,缓缓的迎上月日怜凌厉的目光:“阿怜,别固执了,一切都是我的错……咳,放过别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的错?”月日怜冷笑一声,妖异的眼角泛起一抹冷漠的冰冷:“要知道这皇位本来就是我的,你得再拿出一点诚意给我看才行呐!要不把你的手给我?”

    “父皇,别……”看着苍木帝真要自己动手的样子,已经大了肚子的芹公主红着眼凑近,澈却只是一直冷冷的挺立着望向月日怜。

    “看来太子殿下对太上皇不太关心啊。”月日怜接收到澈宛如实质的视线,戏谑着对上澈的:“你对我的提议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阿怜,我把手给你!”

    “月日怜,你的要求是不是太低了?”诺安是时候的飞身跃入大殿,直接站在了月日怜的面前,阻断了月日怜的视线:“拿我的命换他的手如何?”

    陡然出现的诺安让月日怜不禁眯起了眼,危险的眼神迸射出狼一般的阴骘:“你的药解了?你一个人不可能办得到的!”

    “季晨!”忽然意识到最大的可能,月日怜看着季晨的眼神透着阴暗的忿恨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,你不觉得现在少了一个人吗?”诺安慢慢的走近月日怜,轻轻的对着月日怜做了个口型:“蓝翎……”嘴角弯起,眼中闪着恶意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前两天,我的药房小翎来过。”季晨说道,算是证实了诺安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?”诺安无视月日怜充满杀气的视线,继续说道:“他说他恨你,恨你生下他,他说你就是他的耻辱!每次看到你就想到你不堪的过去,还有这蹩脚的报复,他看着就觉得……恶心!”

    看着月日怜越来越红的眼睛越来越暴走的神情,季晨在旁止不住的担心:“小诺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是以为自己最可怜,以为全世界都欠了你的,就有权利可以为所欲为,无所顾忌,把这一切看成是正常理所应当,你以为你是什么?把别人又当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诺安!你别以为我真不杀你。”月日怜狠狠的说道,突然,出手奇快的劈向诺安的面门,诺安顺着月日怜的掌风仰面飞身后退,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安!”诺安落在地上就被聿景冥纳入了怀中,靠着聿景冥抬头却看见澈漠然的目光,向启轩回避的态度:“你没事吧?”聿景冥低声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什么情况?”诺安感觉聿景冥抱着他的手臂试图收紧却似乎用不上什么力道,“我给你的解药没有用了,四周的香炉都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聿景冥点点头,皱着眉替诺安理了理垂下的丝:“我们的内力都被制住了,有些人浑身无力,精神不济的样子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诺安依言环顾四周,好多人出现颓靡的神态,一副病殃殃的样子,诺安不禁把目光飘向了澈。

    “聿景冥,抢自己弟弟的人就是你的兴趣?”月日怜风一般的拉过诺安,打断诺安与聿景冥的交流。

    “月日怜,你没有资格说别人。”诺安直接用另一只手向月日怜击了过去,八成的力道被月日怜轻易的化解,一击不中诺安索性放开了架势,常规的招式对付不了已经练成精的月日怜,无招胜有招才有赢的机会。

    月日怜的一招一式都刁钻诡异,处处透着邪气,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在正面击打你的时候在侧面的那份杀机。

    “诺安,别再挑战我的底线!”月日怜扬起宽袖,一招黯然,看似随意威力十足,只是掌风扫过便让诺安回避不及,猝然倒地,胸口如灼烧般百般煎熬,一口气上来,满口的鲜血从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有一刹那短暂的失神,肌肉反射性的抽搐,诺安一下子只能迷迷糊糊的听到耳边仿佛有惊呼声,有人似乎把他扶了起来,眼前的亮光让诺安感到炫目,摇晃的人影让诺安搞不清此时的情况,口中被喂了一颗药,不知道过了多久,诺安的意识恢复。诺安回头,扶着他的是澈,旁边站着的白色身影是季晨,此刻的季晨正在跟月日怜争论着:“怜,小诺死了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开!是不是连你也想背叛我!”月日怜像是失了控般,周身的杀气肆意的环绕。

    “月日怜,你要我的命就来拿,何必总是伤害对你好的人。”诺安推开搀扶着他的澈,慢步上前,如青松一般挺直坚毅挡在季晨前面。与月日怜暗沉的黑眸相撞,爆射出危险的火花。

    月日怜死死的盯着诺安,苍白的脸上渐渐浮上诡异的微笑,慢慢扩大,好似在嘲笑诺安的无知和自不量力:“你是想激怒我?”月日怜歪着头看向诺安身后,一个人从人群中慢慢上前走入人们视线。

    “启轩……”诺安的心在那一刻忽然静止了,手脚都麻木,只能木然的轻呼道。

    向启轩面无表情的与诺安擦身而过,视而不见的站到月日怜的身边。月日怜看着众人的反应,笑的更加肆无忌惮:“小诺,你所谓对你好的人实际又是什么呢?你的启轩?还是他,他?”月日怜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指了指表情严肃的聿景冥和端木澈:“又或者是聿袭风?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。”诺安还是一直望着向启轩,希望向启轩可以对他做出反应,可是向启轩却一直低着头,阴影遮住了向启轩的表情,让诺安无法琢磨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诺,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天真。你以为整件事他们都是无辜的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