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
    “哈……嗯”

    一个妖媚的声音在柏亦君耳边回荡,仅仅是一字从喉间升起的气音,与喘息同起同落的j□j,暗示着人间最初最原始的。。亦君屏住呼吸,头脑缓缓朝旁边一斜,那声音清晰的仿佛出喘吟的那双唇,就贴在自己的耳廓之上。

    “公子,姑娘,靠岸喽!”

    忽而,老船家一口呼声,犹如洪钟一般震彻在亦君脑海。男声重音盖过让人羞赧难当的喘吟,亦君双眼一亮,灵台一片清明,瞬间便被点醒了过来。她急忙眨眼回神,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,嘴唇有些干涩。这两日离破烛洞愈来愈近了,可却不知为何渐渐她在回忆火梦之中的情形时,会走神至莫名其妙的境地。连续的喘吟声常常出现在她耳边,声声诱人。她怕是自璧胭被留在天蟾、冰矜被召回咸阳都后,自己久未与人同房遂才如此。可眼前诸多大事当头,自己竟然会被心底j□j烦扰,这莫名的渴求,着实让她怒骂自己是没有出息的j□j一只。如此一想,她自己把自己羞愤的面红耳赤,双手忍不住也随之一握成拳,这才现右手中已有了一只温软玉手。。原来她在方才失神时就牵住了叶阳龄药,似有对她轻柔摩挲,暧昧不已了。亦君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也无甚表情的龄药,联想起自己这一连串的失态,心腾地砰砰乱跳,双耳红的简直要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姑娘,。你们这一路前去的是曲烬谷啊,早就人迹罕至了,过去那儿乃属火之地。比起中原,百越一带本就多湿气,那山谷里的湿气是重上加重,而且地热火旺,热毒也实乃深重的很,这一叠一加,可就不得让人活了,兽禽也都落跑离去,哪还有人住?现如今那深谷里,不是瘴气沼泽、毒虫妖蛇的,就是杳无生气的旱地。公子姑娘,您俩单独上路,可得保重。”

    尚未细思老船家的一番好意劝告,亦君甫一松开牵着龄药的手,还沉浸在方才的羞愧中,整个人有些慌乱难堪。但她知晓老船家好意,赶忙连连向他告谢。她跟着龄药走上岸,心里却等着船家快些走了,她俩好继续向前赶路,也方便她尽快与龄药解释牵手之事,化解些许尴尬。

    不想那老船家站在船头望着亦君和龄药,丝毫不动船橹,分明是还不想离去,只听他又道:“老朽虽是粗鲁人,也在江湖风浪上混迹半生,看人看事略有些经验门道,公子听老朽一言,这几日最好定心定神,勿再费心费神穷极思虑,以防外邪趁虚而入。。”

    他这几句正经说辞,绝非一般船家能说出,尤其是最后一句好言相劝,似是颇有深意。然而亦君极为心虚方才失神的j□j之事,既是羞耻于青天白日里的春梦,又是怕一不小心暴露出她与璧胭、冰矜、翎儿等人的女女之恋。乍听老船家的口气,亦君已觉这老船家有异。但她此时心头越是怕甚么,就越往那处胡思乱想去,心底怕被老船家看出些许奇怪端倪,面上便装作谦逊,点点头笑而不语,再不应答,只将船家的话置若罔闻了。

    但在龄药听来,心下就多了疑问。她抬起头与亦君对视一眼,自是不解亦君心思,等好一阵也不见亦君开口,龄药急忙要问船家何出此言。不想两人再一看那艘小船,已经远离了江岸,顷刻之间朝江中渐渐远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飞剑去追?你……”见亦君无事一般转过身去,龄药眉尖蹙起,疑惑难解。

    “老船家既然有意躲开我们,何必再去追呢?许是怕我们被谷中环境影响,毒气上身,你莫再多虑啦!天色不早,指不定我们还能找到个村落歇脚,快赶路罢。”

    语毕,亦君抬腿便要往西走去,谁知才起半步,右手手腕已被龄药双手用捉住。龄药上前,一手扶起亦君手腕,一手指尖停留在亦君脉上。

    “你为了压制我毒性输了几日真气,又连续沉入梦境追忆破烛洞所在……极费心神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龄药说完,亦君不耐烦地抽回自己的手,大袖一甩将自己两边手腕给遮了住。看龄药中毒在身仍是一脸想帮自己诊脉的模样,也不顾随时毒的迹象,亦君心又不忍,道:“本王早说了火麒麟就在破烛洞中,本王……”“本王”二字出口,亦君咳嗽一声,心想就她与龄药离营在外,何须总是一副装模作样的“本王本王”?说来那时真是不能怪冰矜“本宫本宫”,都是说惯了的。想起冰矜亦君心底一甜,才暖声继续道,“我……我在火梦中在破烛洞洞顶摔下,便是有一道火光引我在浑浑噩噩中又回入军营,个中路线曲折,我自知愚钝记不住,当然得再费神回入梦境寻踪。你别再管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龄药早觉得她近来怪异的很,怎会不管。医者望、闻、问、切,她注意亦君神色有异,听亦君声音忽冷忽热有异,问亦君不答有异,切亦君脉象亦是有异。原来亦君瞒着她偷偷去回火梦之境找寻破烛洞的路线,如此穷思极虑,极为费心费神,令龄药心头猛地一震。虽然亦君为火麒麟与她有损心神、真力尚未积劳成疾,身体行动也无大碍,可因老船家一言,她极是挂心亦君能撑多久。

    此事关系两人此行凶险,龄药又想起亦君在船上闭目养神时对她牵手摩挲,状似失神所为,遂坚持问道:“你方才在船上小憩,可有察觉梦中异状?”

    亦君一听便羞红了脸,急忙否定道:“没有,快赶路罢!”

    她才知龄药已现她失神,可春梦中听见的吟喘哼吟虽是难以启齿,但无论如何皆为私事,更无异状。亦君哪里会把她春梦所闻向龄药托出?她想起是老船家的话才让龄药如此喋喋不休不愿前行,心下一怒,更加不想把船家的所谓忠告放在心上。